苏东坡巧拒谋官者
宋哲宗元祐年间,才学过人的苏东坡经考后受命为翰林学士,即为主管朝廷文权兼为皇帝的参谋,权利很大。但是,虽然苏东坡以坚毅廉洁、不搞假公济私而著称,但也不乏跑官、要官、陪官、耍官、换官、拍官、买官、赖官、霸官等苦恼,尤其是一些亲友素交伸手托求提拔更令他伤脑筋。一日,有一位曩昔相交很深的故交上门,相见之后开宗明义恳求苏东坡念旧日同窗之情,给提拔一下,哪怕是弄个七品县令也行,并再三挑明论题,要是有权不必,那就过期作废,懊悔都没有药吃。    的确,其时苏东坡身居高位,若要给故交一个什么官职仅仅提起朱笔指示的举手之劳的事。但苏东坡心想,官者,应是智者、才者、仁者,为官得考学识,再说十载寒窗也不容易,这道理我们都清楚。如我苏东坡做一下好人,若是用错一个人,就要损害一方大众,光明正大的科举制度也就等于捉弄诈骗全国莘莘学子了。这是万万使不得的事。但是,文人终究是爱面子的,对故交登门求托要官碍于情面,不方便当场明拒。所以,他便灵机一动,稍作问寒问暖客套后就转过论题,向托者叙述了这样一个发人深思的故事:    “早年,有一穷困潦倒者,无以为生,便想起干挖坟盗墓的鬼事,以求在名官大贾的坟墓上发财。有一日,他费尽力气掘破一名人之墓,不见金银财宝,而见一赤身裸体者端坐着,且慢悠悠地对他说:‘来者你可知道东汉有个叫杨震的太尉么?那就是不才。我生前深恶为官奢侈贪酷,致使夜深叩门者送来十斤黄金也被我横眉拒之,并身后以率自裸葬,向世人标明我一世洁白。你今晚虽吃力气不小,但惋惜的是我实无分文相助也!’盗墓者并不死心,又接着挖开一墓,墓中人毛遂自荐道:‘朕即汉文帝刘恒,已葬一千多年了。朕临崩时曾留下遗旨,墓中不纳金玉珠宝,要带只寄存些陶瓦器皿。这些泥巴做的东西本无多少价值,又历经千年风霜,拿去也谅与你无什裨益。’盗墓者仍不甘愿,继而又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挖第三座墓,仍一无所得,但见墓中人喃喃自言:‘我乃殷商義士伯夷。你看我面黄如蜡,瘦骨嶙峋。这只因当年耻食周粟,甘愿饿死在首阳山下之故,故穷得洁白,家贫如洗。你虽希望很大,吃力不小,但清贫的我真实无法为你解困也。’盗墓者着实长叹一声,见屡次发掘无所获取,实为因小失大,但仍有侥幸心理,故不甘罢手,又回身欲去挖他墓。伯夷见状款款说道:‘规劝足下省点力气吧,那墓主人就是舍弟叔齐。他是个做学问的,终身从事的工作是孤寂之道也,又为沽名钓誉者之大忌,无有效益。因而,他和我相同也是出了名的穷光蛋,你仍是去走正路,靠勤劳致富吧。’听罢伯夷一番话,盗墓者感慨万千,所以便惆怅而去。”    苏东坡婉转而侃,要官者天然从中听出了言外之意。所以,苏东坡的这位故交不再羁绊了,旋即端起桌上的一杯清茶一饮而尽,狂笑而去……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